导航
首页 - 新闻中心 - 校园时讯 - 我校成功举办高端人文社科系列讲座“之远讲堂”第12期:形而上学与科学革命
我校成功举办高端人文社科系列讲座“之远讲堂”第12期:形而上学与科学革命
2018年06月15日

6月7日,之远讲堂第12讲在之远楼11楼国际会议厅举行,著名哲学家陈嘉映作了题为《形而上学与科学革命》的报告,200多名校内外师生和慕名而来的哲学爱好者听取了讲座。讲座由社会与行为跨学科研究中心崔文杰主持。

陈嘉映首先从形而上学的词源谈起,清末翻译家严复将“Metaphusika”最早翻译为“玄学”,后经赴日留学生带回日语翻译“形而上学”,沿用至今。亚里士多德最早对学科进行分类,分为理论学科(如数学、物理学、形而上学)、实践学科(如政治学、经济学)和制作学科(如诗学、建筑学、医学)。其中,理论学科为求真而求真,研究事物自然的样子。

古希腊哲学家相信有一种比人高的存在,哲学家在研究了特殊的存在后,还要进一步追问,存在之为存在,是之为是,也就是原理的原理,亚里士多德称之为“第一哲学”。狭义的形而上学研究神,广义的形而上学研究存在之为存在。形而上学包括所有的真理,体现在今天西方学术建制中,做理论学科的博士学位称为Ph.D。无论是希腊人的神圣、基督教的上帝,都富有心灵含义,做理论学科的人因而分享了神的宁静与智慧。

科学革命时代,伽利略将事物的性质区分为与感受者相关的性质和与感受者无关的性质,这一区分促进了实证研究的发展,成为科学革命的枢纽,但也造成了以笛卡尔为代表的身心二元论,在确定自然法则的过程中,把感知和心灵内容从探究对象中清除了出去。不过,在那个时代,由于科学家保持了对上帝的信仰,他们在面对一个纯物质的世界之时并不焦虑。

到19世纪,尼采喊出“上帝死了”,不再有最高的存在,不再有存在巨链,形而上学成为无源的河道,渐渐枯竭。科学疆域的扩大,并不能解决心灵问题,事实上,正是因为把心灵排除在外而获得了成就。这一危机引发哲人们重新理解心灵和神圣。人作为认识者,只是生活在世界之中,人和心灵安放在世界之中,而非世界对面。人在世界之内,所拥有的就是一种主观的、不真正的、非实在的认识。但人可以一边认识,一边变得明白,认识世界与自我生长放在了一起。

本次之远讲堂现场座无虚席,我校和周边高校众多师生慕名而来。互动环节,高质量的提问和精彩的回答也赢得了阵阵掌声。

6月8日下午,我校副校长王维国在社会与行为跨学科研究中心与陈嘉映教授进行了会谈。会谈后,行为金融学实验班的师生与陈嘉映教授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报告人简介】

陈嘉映,男,1952年生于上海,当代著名哲学家,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东北财经大学社会与行为跨学科研究中心兼职教授。1977年考入北京大学西语系德语专业,1978年考入北京大学外国哲学研究所,1981年毕业后留校,1983年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留学,1990年以《论名称》一文获博士学位,其后赴法国跨文化研究院工作一年,1993年回国,重返北京大学任教。2002年转入华东师范大学,被聘为终身教授、紫江学者。2008年转入首都师范大学,任外国哲学学科专业负责人、特聘教授。

陈嘉映的研究领域为现代西方哲学,包括现象学(尤其是海德格尔哲学)、分析哲学(尤其是维特根斯坦哲学)、语言哲学、科学与哲学、伦理与道德哲学等。

陈嘉映著有《海德格尔哲学概论》《“存在与时间”读本》(编写)《从感觉开始》《无法还原的象》《哲学·科学·常识》《白鸥三十载》《说理》《价值的理由》《简明语言哲学》《何为良好生活》等。翻译或主译有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戈尔的《濒临失衡的地球》,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研究》《维特根斯坦读本》,万德勒的《哲学中的语言学》,大不列颠百科全书《西方大观念》,J.奥斯汀的《感觉与可感物》,伯纳德·威廉姆斯的《伦理学与哲学的限度》等。

陈嘉映被认为是“中国最可能接近哲学家称呼的人”,语言平实,深入浅出。


撰稿:于源 审核:崔文杰 毕克贵 韩传喜 朱成全 单位:社会与行为跨学科研究中心、校团委、新闻传播学院 人文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新 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