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 东财印象 - 东财印象|冬日冀望,至此向阳
东财印象|冬日冀望,至此向阳

冬至已至,海滨城市敛去余温,将行到一年中的最冷时日。这里却并不似印象中北方城市的腊月寒冬,在无风肆虐的时候,甚至时而被几丝暖意眷顾着。东财的冬天也不算冷,空气中是烤红薯的味道和停不下的奔波喘息、杂而不紊的步伐轨迹。我们很少去掐指算着日子,对于冬至的到来也是一样。

1.jpg

午后日光混在干燥的冷空气中,仍会有寒意钻进裹紧的厚实棉袄,天桥上一如往日的熙攘,财园内奔波的脚步从未停歇。台阶上还残存着薄冰,被过路的脚印压成融泥的雪水,桥上来往的人会不自觉地放缓步履,低下头看路。

桥上是财园学子的匆匆形色,桥下是外面世界的车水马龙。像伫在敞着缺口的栅栏,望得见外面纷飞的雪,看得到家中温热的炉。每行至此,总会有推搡围绕的安全感,和那种被温暖庇护的浓浓归属。这里是大多数人去往教学楼的必经之路,原来画面里的自己从不曾形单影只,去往奋斗的路也并不孤独。严寒至凛,冬至时日,这感觉更是强烈,甚至整个冬季也都概莫能外。

2.jpg

之远门前是下课后渐渐拥堵的人潮,踏出大门时天色早已暗去,稀疏的路灯投射着不刺眼的黄光,说笑声夹杂着隐了形的哈气,大家各自为伴,渐渐走远。

干冷的冬日不会带给我们不安,气温反而会把躁动的压抑都冷藏起来,慢慢变得沉稳、冷静。日短夜长,莫要虚度了光阴。追着日光背起行囊来到这里,光影散尽后结伴而归,这样的画面,日复一日。而冬至以后,便是日渐长夜渐短,日夜轮转间我们渐渐更迭着作息,为春的伊始写上序言。

3.jpg

薪火相传的乡俗是冬至这天最显眼的仪式,而离家在外的我们也年复如此。是财园路上的匆匆行色,是奔波赴约、三两会合,是穿过小道挤进餐馆,几碟冒热气的饺子几碗热汤,碗筷堆叠间交错的幸福。当我们带着各自的故事相聚席下,找寻家乡缩影的同时不忘温暖着彼此,才明白背井离乡的自己,也可以变得亲切而不孤独。

如咽下峥嵘过往般,我们选择在餐桌上把酒诉情,掀过旧篇,这里过后,便又是新的开始。

我们目睹过财园最冷的节月,枫林路侧稀疏的人影和着冷风,而却总选择噤声熬过;我们度日间祈盼着春回大地的味道,为初春不易察觉的一丝暖风雀跃,却从不忘记惜时的初衷;我们等待着财园的暖意轻抚,迎接四周崭新的面容,扫清冰冷节气里的喜悲,融化时光,再度出发。

冬至阳生春将至,归去来兮又一年。



16sucai_201412180916_副本小.jpg


上一期:
往期回顾
供稿
《东财大学生》编辑部 东财印象小组
文字
孙笑盈
图片
哈米拉
编审
王莽 廖泽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