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 东财印象 - 东财印象|东财猫记
东财印象|东财猫记

樱花伴着春风盛放,银杏沐着秋阳发光。绿茵场记录了激情澎湃的岁月,之远楼见证着奋勇拼搏的时光。我们把青春写进东财的一物一景中,却也从未忘记细碎日子里它们的身影——是猫,是分布在财园不同美景中的猫。它们陪伴着整座财园,从清晨到日暮。

1_副本.jpg

当太阳爬上东山,洒在青松树梢儿的晨曦透着亮,吹过藤萝叶尖儿的晨风带着凉,悦耳的朗读声晃碎了早晨的寂静。劝学楼前晨读的学子捧着书,他们的声音由疲倦无力,渐渐变得清凉如晨,悦耳动人——巍巍的苍松在听,摆动的藤萝在听,还有石廊前的猫也在听。

这只身白尾黄的猫,如同所有猫般神秘,很少有人知道它从何而来何时出现。它时常匍匐在停泊的车旁,偶尔有风从车轮下漏过,它便蜷缩成一团,白色的毛球上是两只尖尖的耳,安静得像片雪飘落在地上。好奇的学子欲靠近逗弄它时,它则会慢慢地挺起脊背,微仰着头颅,摇晃起威武的黄尾巴,睁大了眼注视来者,像发现调皮学生的教导主任,不怒自威的神态让所有分散的心思都重新归位。一天从朗朗的书声和一只黄尾猫开始,普通但却暖意融融。

3_副本.jpg

当太阳悬在头顶,阳光掷落在地,墨黑的沥青也在阳光中闪着微光。眯着眼睛走完这段过分明媚的路,你可能会见到一只黑白相间的猫伏坐阴凉的水泥地上,向你投来幽绿色的目光。这是只漂亮的猫,背部顶着黑色光亮的皮毛,从鼻子开始到腹部却是一片柔软的白,因此有人称之为“奥利奥”。每当你抚摸逗弄它时,它会轻声细语地"喵"上几声,有时甚至会把小脸一股脑地搁到你手心里,用细腻的毛蹭来蹭去。当你给它挠痒痒时,它会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享受着这特殊却舒适的"按摩服务",可爱粘人的模样一瞬间便击中你内心的柔软。

和它嬉闹的人有时禁不住这般撒娇,就会满心欢喜地跨进旁边的超市,给它买些零嘴,看它津津有味地吃,直到它酒足饭饱,趴在地上休憩才离开。平凡的一天,重复的事情,若在上课吃饭睡觉之余,有如此插曲,那的确算是一种小确幸。遇到让人欢喜的猫,我们是幸运的;而遇到善良的东财人,对于猫来说更是幸运。

4_副本.jpg

当西斜的阳光给肃静伟岸的之远染上了一层光,凛冽的冬风吹过之远的面庞,窗内的大厅里依旧荡着暖意。安静温暖的气流里,大黄酣然入睡,它均匀地打着鼾,暖黄色的皮毛有节奏地收缩或舒展,时光仿佛都在它的气息中变得细腻而缓慢。不知大黄究竟从何时起驻守于此,据说已与东财师生朝夕相对十余载。平时的它大都眯着眼睛,任谁摸都不反抗也不亲昵。高兴了会赏脸地伸出爪子示好,活像憨态可掬的招财猫;疲劳了会在窝里蜷缩成一团,只露出毛球一般的后背;心烦了一溜烟跑出去,高冷得连背影都不会留下。

每当尖锐的下课铃响起,划破了软绵的空气,也撑开了大黄沉重的眼皮。紧接着是人声——嬉笑打闹,由小变大,渐为喧哗。大黄睁着缝隙一般的眼睛,看着学生们从楼梯口鱼贯而出,即使他们身上都染着夕阳,但一张张年轻的脸却生机勃勃,和它十多年前第一次看到的一样。

_mg_3613_副本.jpg

当人群散去,太阳也坠入西海,大黄眼里的最后一缕金光消失于天际。夜色抹去了之远楼白日的庄严,添上几分慈祥与温柔。猫的身影也逐渐隐入夜色之中,不再像白天那样容易被发现。但即便不见我们也知道,它们就在这个校园与我们一同生活,依旧会陪我们看过每天的日出与日落。听说猫的眼里是有一片湖泊的,那会不会和我们眼里的湖泊一样,波澜里荡漾的都是对东财的守护和爱呢?

 


16sucai_201412180916_副本小.jpg


供稿
《东财大学生》编辑部 东财印象小组
文字
程连庆
图片
钟东老师、东财摄协及网络
编审
王莽 廖泽林